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我想要老了死了歌词能保存几个世纪”

【原创】《12450号》

(是个伪科幻~交学校的顺便搬过来w


文:初繁言

 


我站在门口,自侧面看着他的目光越过舰艇巨大的玻璃窗,毅然地投向那片无垠黑暗的宇宙。

那纵已爬上暮年深痕却仍坚挺着的脖颈,丝毫未弯一下。

衬映在他身畔,红色指示灯不断明明灭灭的昏暗机房,仿佛布满闪烁群星的天穹。

“报告长官,行星12450上的文明正在进行一项匪夷所思的盛大活动,坐标为该行星39°54'24.15"N,116°23'29.29"E。”

望了一阵子,我终是决心冲向前去向他报道。

老人听闻这一声猛一回头。那灯光仍旧断断续续地在他澄亮的瞳孔中闪映着,却能读出个中复杂情绪。他怔住了须臾,又即刻调整恢复了镇定,问我:

“怎么匪夷所思?”

他的语气稍显仓促。我亦是一愣,又急忙答道:

“现场气氛十分热烈,群众热情高涨,红色随处可见。他们以巡游大型武器、观看他人走路为乐,并将大量未知物品投放空中。”

“他的动作迟钝了一两秒。

“明白。”他道。

说到这里,意味着我便可以走了。

我识相地退去,却在门口的门缝处偷看着。没来由地,一种莫名的冷寒与僵硬从我全身涌起,又瞬间殆尽。”

 

我看到长官开始在狭小的屋中急促地打着旋儿踱步,像是在思寻着些什么。

该是我向他汇报的12450行星。

我们观察这个星球上的文明才没多久,然而每次的发现都是如此令我们匪夷所思。

——不,不如说从未见过这样的文明。

我们有幸捕获到该行星上每个角落的秘密。然而最令我们惊觉的却是,该文明的生物长相与我10492行星中的生物皆是惊人地相似,而其余从任何程度上都没有任何相同点。

而学者们也从该文明中获取了大量文学作品,尤其是被他们称谓“科幻”的存在被高度重视。从不少作品中可以得出,该文明似乎已经从潜意识抑或臆想中觉察到外在文明的存在并且进行大量相关创作。

长官又瞥了一眼画面,那高傲地俯瞰地面上整齐的方阵的架架飞机。他怕是在与我想同样的事情吧?

将活生生的武器当作表演的道具……么?怎会有这样愚蠢的文明?

我看到他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继而,一句话骤然涌入我的脑中。

“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

 

长官突然又叫我来找他。

这种感觉颇独特,就像12450行星的书籍中描绘的学生被老师叫去面谈的场景。

像那天一样熟悉的场景,我站在门口,他背对着我,似乎并没有意识我的来到。他一言不发。我静默地像是在等待着些什么,迟迟未冲上前去,只是看着他的背影。

“那个表演。我看了。”仍旧背对着我,他突然开口,又似是自顾自地说话。保持沉默。

这种状态持续了几分钟,他突然又转过身来。

眼中是我从未见过的凝重。

“士兵,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两天10492行星上有什么不同——?”话语刚落,他又转过头去,摇了摇。“算了……”继而又转回来看向我:“你看那场活动后,有什么想法?”

“我知道在这种时刻,只能将心窝里的话一字一句地表述出来。

“在我的认知中,我并不能理解。”

“不能理解……那你觉得是否有一些……不妥呢?”

我骤然感到一丝不安。

某种程度上,因为我看到长官竟然慌了。

从前,从未在心中有过一丝怀疑闪掠过的存在。

又是一阵死寂。继而,长官又深吸口气:“好了,你走吧。最近几天,多加注意。”

于是,再一次无声的离去。只是我感受到细微的不妙。

 

再一次遇见长官,他说要带我去开会。

那时应是凌晨,似乎在迷茫中我被人拉了起来,意识中的一切都是昏暗的,直至长官拖着我来到一个极冷的大厅里。

冷得我浑身的神经都立即颤了一下,迷蒙间我微微睁看眼,似乎能感受到整个厅内坐满了人。

而他们一如这室内的温度一样,无不将冰冷的眼光投向我。

在不时传入耳内的断断续续的对话中,我似乎慢慢明白了些什么。是那被称作“阅兵”的活动引起了他们极大的注意——说是过度也似乎并不过分。

从头到尾的逻辑线,我没能捋得清楚。只是奇异地,有一段对话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中。至今仍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

 

“如果要问我的看法,我的看法是,这是荒谬的,这是愚蠢的。我无法理解那场活动中的每一帧画面。”

“是啊。看他们的样子……多可笑啊。”

“抱歉,恕我插入,我是受到上级的邀请才来到这场会议之中的。据我所知,您认为这是12450号行星对……我们的……挑衅?”

“难道不是么?啊,他们的愚昧与无知已经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中,我简直不能想象如果让10492行星的群众们接触到这样一段表演将会是怎样地……”

“如何愚蠢?难道不就是,无法理解吗?起码也得尊重一……”

“年轻人!你没有看到吗!你没有听说吗!近日10492号行星的舰艇在12450号行星旁徘徊!而我们早已听说12450号行星的生物对于外太空文明异常敏感!他们搞出这样的大新闻,无疑是在向我们、向太阳系扬威哪!这可是军国主义!这……罪不可恕!”

“他们的军队阵型居然是方形!他们竟刻意避免圆形——这美丽的图案!”

“是啊……我听说他们还将垃圾投放到天空中。作为一名优秀而严格遵循法律的、只将垃圾排放到河流中的10492行星人,我表示十分困扰。”

“他们还相互握手,这可是在我星对他人最大的侮辱啊。”

“表象不一定是真相。”

“存在即合理。”

“不难想象,他们下一步就是要走出行星,对全太阳系的人进行洗脑了!他们将会侮辱他们,强迫他们加入12450号行星的阵营,对他们进行殖民、侵犯,并且用他们那拙劣的军事武器进行进一步威慑,真是可怕啊。”

“是的,我以为,作为太阳系的优秀主流行星,10492行星有绝对的责任与义务将这邪恶的文明彻底毁灭。”

“您的假设完全合理,您知道的,那种野蛮的文明,什么都做得出来。”

“不好意思——,仅是因为某些方面有所冲突,就说他们要毁灭太阳系,就要毁灭他们吗??!”

 

记忆中的对话从这里戛然而止。

您已阅读到这里了。以上,就是一个10492行星最朴素不过的士兵留下的,枯燥无比的文字。感谢您能够一直读下来。

后来,我仿佛突然从一场大梦中醒来,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伫立在一旁的长官冷静地告诉我那场会议的内容被人无意外泄,行星上的群众联名抗议,将事情压了下来。

他说,你要记住,你什么都没经历过,你什么都不知道。

他反复提及一个词,『国泰民安』。

他是那么模糊地一笔带过,表情太复杂,辨不出情绪。极力显露云淡风轻又似乎在刻意避免着什么,那残留的沉重的眼神在我脑海中久久挥之不去。

我不知道他在瞒着我们什么。

甚至可以说,我不知道12450行星是否还存在。

我脑海中渐然勾勒出一幅画面,这画面我似乎在哪里见过,记忆中12450行星文明上文献提到的。关乎文化,关乎毁灭。

于是,我只是将我所知道、我所看到的这些,呈现给您,正在阅读这文字的您看。

我无从评价。只是,我心知如此霸道的思想肯定————~!!@#¥#……&&*……*%¥*¥&&&*&……%

 

Data Lost.

 

 


评论
热度(3)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