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向真理的无穷道路上,利益与美永亘对峙。

对不起,我嗑吴青峰实在嗑晚了(但很可能也不晚)

我爆炸

 

一切都会变好的

 
2019/1/4 5  

就还挺羡慕做音乐与视觉艺术的,起码闷头苦干并不是完全没有出路,也是有部分effort的投入是清晰直观可见的(工程量),没名气能干活也能有钱。搞文字想要上位就必然太多时间用来搞人脉打关系凑热点,跟写得好不好的直接关系基本微不足道,门槛低导致随便哪个读者/甲方都能来给你指点江山直接上手修改开骂,语言的限制仅在一国(还是个搞文艺注定凉凉的国)适用,哪天给你来个抄袭都说不清道不白,挺烦的。所以一直叹惋没什么艺术天赋,不然早去搞艺术了,从来没觉得这事儿没饭吃没出路。你看,人们能记住的艺术家也比政治家多多了。

 

梦到Emory给我发offer了 醒了发现并没 哭哭

 
2019/1/1 1  

我始自认为,道德不过是社会在无法合理分配稀缺资源的情况下劝服人们安于现状的借口罢了。

头顶的星空与内心的道德准则?(没有黑康德的意思)废话啊,传统经济学都说了,人类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永远没有资源是不稀缺的。因而但凡人们的所求依旧超过现状,道德就会一直在那儿,合理化着所有实际有违生物以利益为先的本能的基本准则啊。

同理,为什么需要价值观啊?还不是碰不到真理,只能在通向真理的道路的某一个节点无可奈何地停下脚步,被迫做出并不具有任何真理性的选择,向人类低下的能力限度而妥协。

当然,Micheal Sandel大佬都说了,看透这一切是容易的(虽然我怀疑绝大多人依旧到死都看不透这些,这也绝非坏事...

 

【作词】织梦前行

是手游《筑梦公馆》的主题曲_(:з」∠)_

TapTap上可以预约!


作曲/编曲:树林

作词:初繁言

混音:梅粮新

监督:聂雨轩

PV:野生蓝

建模渲染:孟子


未来的概念或许还不算明了

不如先睡一觉,醒来再等某个你把门轻轻敲

脑内有许多不成形的构想

看来有些好笑,却够我赌上勇气拔足去寻找


要跨过多少阻挠

才足够摆脱俗套

才够挥去所有无谓的,缥缈


梦中的远方,该如何寻找

唯有伸手,去竭力够到

纵使跨越岁月后被忘掉

仍不灭的是滚烫心跳


信手勾勒,未来的草稿

那时的雨,方才收好手脚

若你此刻打开门微笑

阳光刚好照在眉梢


偶尔也会想...

 

8012年了,为什么还有人觉得belief in God是相信天上某块云朵上站着个掌控全体人类命运的白胡子老头啊

God本质就是一切不可知的来源

世界有什么是我真正肯定的吗?任何有一定思考深度的人都绝不会即刻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那么这些不可知是否真的没有源头?

所有的random是否真的只是random?

你看,最现代的例子,当你在转锦鲤时,你就在某种程度上相信某一种无形的力量的存在了

这本质是承认人类的无知,而这并不可耻

当然了,反面尽可以argue说,不确定只是因为人类暂时的能力有限,并不代表我们未来真的探不到真理

这是值得讨论的

但discussion的前提必须是将一切...

 

我不是每件事情都带有目的去做的。或说,我的目的从不是无边际、无底线的。我是有着种种极深的不可说、不可解的执念的;而我真正能做的,也不过是在这不断调和与妥协的拉锯战中,企图求得一丝安宁的栖息地罢了。

那些不可说、不可解的,冲击力大抵是大过我想象。我想我是怠懒的,对我没有直觉吸引力的事物,我并无去做它们的强烈冲动,勿论那背后究竟包含了怎样丰厚的利益,甚至无论不去做会如何惨重地损失。不过若要认真比较,名利与艺术家天生的表达欲,究竟哪个对我更重要,我仍是说不清的。即便是跳舞,我也一直企图跳能够吸引到别人目光的舞。我必将承认,我是个失败的功利主义者。或者,我只是圆滑地擦了功利主义的边。我不仅想站着把钱...

 

“生活是荒谬的。如何证明这种荒谬并与之对抗?那就是活下去,就算是意识到生活是乏味而毫无意义的,也要活下去。”quote加缪。

我醍醐灌顶。

怪不得L小姐爱他,换我也爱。


 

我太喜欢《面纱》了。

我甚至想不起来有多久没有过这么真实地喜欢一部小说了。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