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繁言

我救我于我之中。

我会不时想起堇色ivy写的东西,即便已很久未读。

首先提起的必然是给我疯狂安利了聂鲁达松尾芭蕉黄仲则川端康成等一干文艺青年刚需读物的《晚安,巴黎》。又或《爱在夏朵》的传统套路式甜腻,《韶光岛屿》的少年意气与蓬勃烈火。

可真正难以忘怀的怕还是《小世界》。

一如布鲁姆形容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大学生》一样,全文只有令人不快的凄凉。《小世界》亦如是。自说自话般的独白,直至一切都无疾而终。他所仰望的那个他终究不在这个世界里。

他是有多孤独。

它还是堇色ivy写的。不时出现的引经据典,堇色沉迷的小众文学,穿插其中。

毫不改变。

耽美本不该这么写啊——作为言情小说的分支,它本该是满足少年少女的爱...

【作词】万众曙光

写于一年前。


我是千千万万人心底的执着

以指尖勾下未来的轮廓

在各人世界中或许各式颜色

汇集滚向曙光的车辙


我是无边无际黑暗中的孱弱

却仍旧摇曳不熄的灯火

一笔划过翻到下一章的史册

蕴藉炽热目光于沉默


却可怜我,始终不懂洒脱

说只手开拓,也太过惊心动魄

汽笛声声声呼唤

荒唐时代的无力牺牲者


我赤足来往世间有几多颠簸

看阳光透过洪流倒映几许清波

燃尽心火后徒留余烬几撮

又到底有几分温暖真的来过


我紧步尾随梦中春风的微末

匆促收拾行囊再下一次的跋涉

纵然历经了多少险阻

又或身陷沉疴


食指。

原名郭路生,朦胧诗派的重要诗人,新诗...

【摸鱼】诡异的光

一个半小时。


可是有一丝微光骤然掠过

照亮谁人深处几分颤动魂魄

肝胆愈炽热,心下愈艰涩

当不曾想,而今掌中偌大鲜活


碗中凉璧剖至半白最贴妥

陌生触感未至反先溢漫唇舌

指尖也迟疑,步履也踌躇

笑意隐隐,炉底暗伏汹涌烈火


当是荒唐一场大梦蹚过

醒后繁枝末节无人记得

彼时掌中陌生腥涩

此番竟也典来闲暇半刻


等候跃满几双抖擞眉色

也似炉下焚烧不尽烈火

扑面浓郁刹那喷薄

而张皇悄声将意识尽淹没


眩意攀上心房渗入骨骼

遂也忙邀馥郁盈满鼻中辽阔

目光愈赤裸,心神愈忐忑

却只心愿,岁月步履莫要相迫


碗中凉璧剖至半白最相合

陌生触感争相涌入...

【Gamquick】七重纱舞

哦哦哦哦哦Salome的牌快真是太好次啦quq

Trust:

设定:莎乐美的舞剧版排练,快银扮演莎乐美,牌皇本是圣胡安,排练时坐在国王的位置上。
排雷:女装。

——————
“我不能穿这个!”

Pietro揉乱了原本就不整齐的头发,自从为了表演而去卷了头发,它就一直这样了。他推开放在面前的一堆纱衣,这比之前还要过分,直接是女式的了。

“Pietro......”教授在一旁点点脑袋,“你如果穿上它并且跳完一支舞,那Gambit就任由你折腾了。”

Pietro挤眉弄眼,思索了会儿,“......真的?”

“我会帮你看着他的,”Charles微笑,“Erik也会。”

“那下不为例!”Pietro像一阵旋风...

时代的更迭之快,乱了他的眼。

可这早已不再是他的时代。


#虐到吐血三升

【残词堆积】2016.10-2017.5

一些摸鱼的词。如果哪天有的消失了可能被拿走填完了。


2016/10/5

我听闻有人光辉讲坛后谈笑风生

如何一步步爬到最顶层

我听闻有人自塔尖上坠入了深渊

也只满目麻木刺骨疼痛

不曾有任何起伏变动 最是普通

是我 匍匐在大地

一颗永不蜕变的蛹


曾天真到以为终将摆脱永恒牢笼

却再步入新的地狱之中

曾天真到以为那里容得绚烂的梦

却是最后双眼也变空洞

徒留一身的无用刀锋 意义挖空

还要 只身去面对

整片大海波涛汹涌


2016/10/24

我意欲扒住最后一层光鲜外壳别再脱落

最渺小是尊严被雾霾吞没停止闪烁

所谓...

【中填】终焉【霸王别姬向】

曲/吴雨霏《吴哥窟》

源/电影《霸王别姬》

策&词&PV/初繁言

调&混/冰山

歌/言和

地址: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0928807/


点明最后那盏灯

掠去 昔日光华与绮梦

簪轻颤 颜未改 曳开孤影有几重

但见剑端萧瑟处犹然生冷


流目间恰是惊鸿

尽收 人间姹紫与嫣红

故轻嗔 旋过身 从容摇落这缤纷

却不闻断井颓垣遍生枯梗


也曾奔走世间纷扰终落得遍身烟尘

向来回首时却独见暮色渐深深

若本该是娇娥 何故偏生了男儿身...

【中翻】避世者

原曲/Nightwish《Escapist》

中翻/初繁言


是谁将我窗棂轻叩

死去男孩与猫头鹰

深夜轻唤我名

所有将亡孩童


行经霜雪初覆冷冬

遍染尘世如昼

我亦步亦趋

囿于传说之中


地狱猛浪汹涌

而我行道未更

这场旅程依旧未终


看那夜莺深锁金囚笼

是我锢于现实九重宫

谁予我沉重心下轻风

释于自由 再浴火重生


看那夜莺深锁金囚笼

是我锢于现实九重宫

谁予我沉重心下轻风

一切皆由 这摇篮曲生


归途旅程中

那海豚呐喊声

撕扯尽虚伪枷锁

灯塔引我灵魂颤抖


到头来仍是我

一介避世者

长寻天堂极乐

就此...

【诗歌】一只耳

凭着记忆还原下语文考试作文写的诗歌_(:3JZ)_


割掉的是一只耳

割不掉的是黑夜无尽的剥啄

割掉的是如往碧色如洗的晴空

割不掉的是星空浓稠的辽阔

割掉的是圈地为牢的自由

割不掉的是笔尖驰骋而去的决策

割掉的是一捧鲜血

割不掉的是鲜血复燃永不熄的烈火

割掉的是红绿色经络交错

割不掉的是秃鹫盘旋,暮色蒸腾出心魔

割掉的是一只人体听觉器官

割不掉的是你啊,哥哥

那天,窗外麦田绵延成海

再度望去,天际却压满鸦色

轻叩生死之碑,我听说

你割下了一只耳

一只眼睛,睁开了


欲以山川尽入酒 行走于文字之间/
中文V家踏云社策划&词作/
书影词文堆积地/
依托着文学与艺术就此苟活/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