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我想要老了死了歌词能保存几个世纪”

【作词】坠落(未定)

风铃太太再一次的邀(jiu)约(ji)~

关于坠落的鸟,总体写得挺顺的。


策划/曲绘:风铃

作编曲:桑葚上的猴子

作词:初繁言

演唱:起氏双子


或许谁偷偷在我怀里

种下了一颗流星

不然为何风声在耳边

叫嚣得,那么急


日光悄然笼罩住周身

透进翅羽的间隙

失重感早被扼于喉底

便无人,会在意


世间模糊了界限

感官亦渐然紧闭

当云涌也向远处缓行

我在向哪去?


不去听,不必去听

不必张开眼睛

浸泡在遍身的虚无里

就不必向往那远山——

在天际奔去的足迹


不去想,不必去想

不去放任思绪

紧裹在风织成的茧里

就不必意识到下秒——

即...

 

小蔡真的很优秀,他最后会上升到哪个高度我都丝毫不会奇怪。

很早oxlxs才播几集时知乎就有人在说,小蔡优秀是优秀,可没有出众点,别的偶像把其他风格都玩透了,他身上总有别的偶像的影子。

然后你慢慢发现,优秀就是小蔡最大的特点。

他身上有别的偶像的影子,是萃取他们所有人的优点,然后融合。

他就是优秀,他就是偶像。

他的偶像自觉性高到惊人。不是说别的偶像没有,而是,小蔡的太高了,不仅高,而且它并不是内敛的。对于狮子座的小蔡,所谓的娘可能只存在于部分人审美观里的相貌。

他太知道他的粉丝想要的是什么了。先前和万女士说,小蔡哪里都太好,就是好到不真实。如果偶像有仿生人之说,小蔡应该是最高级别的...

 

【填词】RISE

应要求绝大部分参考的官方中文翻译(。

不过我觉得其实那个已经很信达雅了~


原曲:《RISE》

填词:初繁言

调教:Creuzer

曲绘:大汉Jax

PV:流绪

混音:冰山_hyozan

演唱:乐正龙牙


欢迎来到善恶交织的荒原

张臂迎接战争将至的肆虐


拿起武器,没有后悔

誓要夺下,冠冕余辉

仅此一次,证明自我机会,来

抗争命运,奋起直追

燃烧生命,不甘卑微

于巅峰时刻,展露出锋锐


心怀无畏

RISE RISE

誓要名留丰碑

RISE

突破重围

RISE RISE

终将名留丰碑

RISE


历经万般磨难,战意犹精锐

只身横扫千军...

 

我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权和火啊

 
2018/10/11    

今日份的法宝余情未了

就,法宝在新说唱freestyle cypher最后那句,“虽然我在这里狂几代/但我对手只有一个王以太”,大抵并不是心血来潮。

因为它出现在法宝新歌里辽(……)

甚至更齁??

https://www.weibo.com/2687708820/GDg6ctwsH?type=comment

⬆️是有人录的昨晚法宝新歌试听会某首新歌的全程视频。

第二段verse上来就开始日常diss整个圈子,又是abc又是活死人又是cdc,前面还在“对号入座的别见怪”呢。

然后2:04,“我会继续做着说唱狂几代,想要跟我对抗除非王以太。”

这是什么硬核之王满身戾气时唯独的柔情流露与惺惺相惜啊!!!...

 

【作词】希望为名

一个傻白甜版人类简史,写到最后写嗨了(。

还是有一些对人类文明形成的认知在的。


作曲/编曲:APT飞果

策划/作词:初繁言

调校:坐标P

曲绘:隼

演唱:乐正绫

出品:踏云社


是为远方 是为信仰

辉映着隽永至今的历往

星芒所向

是沸腾在掌心无尽希望 啊


扎根翻腾泥泞

露水折射微弱生息

屏住艰涩呼吸

初次窥见所谓光明


蹑足潜行

探指触及

微光拂过心底

如我此刻高举首支火炬


欲拾散落的笔

尽绘下身形于石壁

长枝磨开锐利

便为手底轻颤刀匕


荒生野果

足填腹底

仓皇趟过岌岌光阴

目光却也曾向那长夜彼岸投去...

 

我要借一句沙雕梗了

小火是我见过最单纯的男孩子

黑谁都行

他这辈子没有一丢丢黑点

(今日份过激火厨发言

(真实妈粉

 

今天也在从网易云里抠法火糖吃!

观察了好久了,每次都决定记录一下然后就忘掉(。

古早的那些cue就不提了,大概是一些近期二位在网易云里透露出的互动。

还有一丢丢闪火和活死人的小互动。


1.法宝的网易云关注长此以来维持在两位。打破它的是闪火。反倒法宝自己的活死人厂牌和viito后来才关注。

2.闪火参加中国新说唱后第二个关注的就是法宝,也是唯一一个闪火关注的和他在节目中合作了歌曲的rapper。

3.闪火后来又关注了自己的头号热评户,出现率频繁得像高仿的活死人龙崎。

4.闪火仅有的六个收藏歌单里有活死人小九创建的“flow的艺术——三连音triplet”。

5.法宝仅有的五个收藏歌单里也有小九的,甚至还是关于...

 

【作词】如战又至

是一首拖了半年的相爱相杀(……


策划/曲绘:风铃

作曲/编曲:米里

作词:初繁言

演唱:起氏双子


是谁遥寄来流传经久的旧闻

无消再细读的熟稔

抬眼处 天色已 近黄昏


冷风赠与面颊一吻

新涌血液亦失热忱

如谁人 的眼神 太生分


需几次去浸透这支锋利刀刃

才够停息无尽纷争

我叩向 晚钟声 诘问


面色应是有条有紊

为何仍旧忘了分寸

绵延向 下一度 昼与昏


需几次去浸透这支锋利刀刃

才够将心意两相陈

我待至 深夜中 默问


面色应是有条有...

 

对权力的追求真是人类史上最不可说也最迷人的事物

 

上知乎越发少了,上就是观赏美食图片。

大抵仍是,暂时于我而言,浏览绝大多数知乎回答是无用的。

也可延伸至微博、公众号文章等任何自媒体信息。

除了真实的hard science,那些都是无用的——然而即便是当下能够送到你首页的hard science文字,亦是通过了大众兴趣点筛选的。它们仍旧或多或少反映了某种流行的意识形态。

为什么无用,因为那是观点,别人的观点,古人叫他家之言。对于早期初探索世界、企图通过多接触世界曝光从而开始建设世界观过程的孩子是有用的。然而一旦相对稳固的、逻辑自洽的世界观有了轮廓,再去看,世界观自身便能进行回应。读什么“如何评价”?人分两类,要么知道自己会如何评价,...

 

“人只能一活,却可以常死。”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