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我想要老了死了歌词能保存几个世纪”

诶我日合着aj和派总差不多大

这俩看着都快成父子了(((

 
2018/8/15    

“你是个令人欣喜的人

你的杯不该为我而空”

 

【作词】Leo/星电感应·狮子座

策划:墨白茜兔

作曲/编曲:iKz

作词:初繁言

调教:折v

曲绘:神木

演唱:乐正龙牙


要加速到多快 才够将周身尘埃 

尽拥入怀?

要经几次溃败 才能镌姓名在这

纷纷的海?


眼前的蔚蓝 转瞬光年以外

星云顷刻即绽 揭露前方瑰丽色彩

如我正驶来 驶来


要加速到多快 才够将浩大宇宙

尽拥入我怀?

要以什么姿态 才能不负风采

亦不落慷慨


渺小星球翻旋 仍独自往复徘徊

于我有何碍

无端漂浮粒子 迎面便袭来

亦自在


枪尖的花 如期盛...

 

发现成长更多不是学会改变现实而是学会面对现实改变心态真的是一件令人巨难过的事

 

【随感】关于表态

任何表态本身既是自由,又是强权。自由源于对言论发表一事本身赋予的自由,强权源于表态中“表达”这一行为所暗示的“被观众接收到”而加与观众的强权。“暗示”不代表“发生”,实际上没有被观众接收到的表达同样是表达;“被接收”是表达所涵括的有一定可能性会继而发生的事件。然而从思考到表达,从没有可能性到有一定可能性,我们可以合理地推断,该转变本身同样暗示了表态者对于“被接收”乃至是被“特定”观众接收的期待值。

 

【填词】整个夏天

我终于写夏天了


原曲:无名之歌

填词:初繁言

调教:Creuzer

曲绘:偶尤大肥羊

演唱:徵羽摩柯

出品:踏云社


是否捉住蝉落下的影子

就能再延一整个夏天

绿豆棒冰吃一半粗心跌脚边

地上淌开长线


那时月更漫画也足够新鲜

玻璃瓶底气泡是世上最清甜

有点重的电视上还支棱着天线

我还有很多明天


傍晚属于长板和轮滑鞋

经过露天摊扑来很多烟

汗珠覆过双眼就假装看不见

桌上崭新作业


那时蒸干泪水只要弯一弯眼

跑够快就不会被时光发现

烦恼还能暂时丢给下一场好眠

我还有整个夏天


 

【作词】老街北

我太喜欢这坑啦!忍不住来偷跑!是旋律说唱!


作曲/编曲:闹闹丶

作词:初繁言

调教:FFF

曲绘:偶尤大肥羊

映像:Ansa

演唱:洛天依

CP向:南北组

出品:幻茶会×踏云社


若能再相见

那条长街

将泛黄的老胶卷

拨回到十年更前


若道别

逃离浮喧

似重逢后再道别

或久违的初见


早餐固定全麦面包顶多再煎个蛋

地铁三趟才挤上车稍不留神又过站

下月房租怎么办花呗十号就要还

“活着耗尽全力剩下的同我有何关”


这座城深夜如往灯火璀璨未消减

隔着玻璃相望倒映出眼底难藏疲倦

突然间也会怀念  钩在心头那一弯月...

 

【随感】关于宗教

脱离语境与历史背景讨论宗教约等于耍流氓……我本人并不持有特定宗教信仰,但之于所长期接触到的自称无神论者对于宗教过度的贬低倒也无法苟同。似乎对于列位来说,宗教=封建迷信(封建这个词到底是不是这么用的还是另一回事)=伪科学/使得科学无法进步的牛鬼蛇神。但不是这样的。

宗教这个词大抵很广,它不一定是某种既定的社会组织。前段时间读托尔斯泰的《艺术是什么》,在经过一系列定义以后,这位先生最后落脚点依旧停在了宗教。起初是不解,这关艺术什么事。但细读发现,他所定义的宗教其实是“人类对于生命意义的理解”。托尔斯泰提及宗教,是认为传达它才是艺术的关键。在这个定义层面上,科学也是一种宗教。

宗教其本身是一种精...

 

【填词】少年,撕逼吗

原曲:《任白》

填词:初繁言


搞笑向填词(。


心底应怀何等幽谧深林方能生来

唇角齿缝溢开的千万朵利针?

而我不知不言不闻不问紧拢起门

迫不得时也当佯装懵懂发问


每月更来一心头人

最深处稳扎永亘不动反是心头针

何处恶念生?

当隐于某像素停驻某一帧


少年啊紧握一把耗过千年抵向腕间的刃

临头却徘徊不敢跃进三寸深的坟

念想来去太飞快行向前方迈开步反倒慢吞吞

我早失了我的春


起落亦是人生常态世间事哪能不沉沦?

扮戏至深时反入座高赞用情热忱

想我堕至此不过一原罪同宵小相待

太天真


该是经年袒身滚经泥泞无人索吻

才得今日以致难渡清净...

 

【作词】快乐王子

作曲/编曲:湌谑P

作词:初繁言

调教:颗粒

曲绘:绫宋

演唱:徵羽摩柯

出品:踏云社


捎一缕风将赞叹传至耳边

再捎一缕吹散炉炭底的烟

捎支羽毛于暴雨中迎面

再捎一支飘走纷飞晴天


“亲爱的王子,如您亲眼所见”

“泪水淹不灭您雕像脚边”


就让红,褪下腰间长剑

绽放西番花的裙边

就让蓝,剥离澄澈双眼

流淌向不停歇笔尖


捎一场雪让天地满覆皎洁

再捎一场渲染这最终情节

捎句故事熬过几番长夜

再捎一句恭祝今晚好眠


“亲爱的燕啊,如你亲眼所见”

“欢愉终将溢满跌宕人间”


就让金,不复周身布遍

换足够饱腹的香甜

就让铅,跌落一地碎屑...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