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向真理的无穷道路上,利益与美永亘对峙。

【填词】Lemon

原曲:米津玄师《Lemon》

填词:初繁言


翻译向,意译为主,篡改原因有,自行加戏有。


若拂手将 这绮丽的梦

面纱轻轻掀开

是否便能探望见

你迎面向我缓走来


若曾拥有的 逐寸消殆

仍值得再徘徊

如是我 奔回故事线最初

执拗拭去尘埃


“远走的幸福 不再重来”

藏起眼底无奈

你曾这般对我说

佯作无事自在神态


那些深夜的 唇齿轻开

若非有你存在

是否早被掩埋?

任舌底生满锈迹青苔


我也知 光阴惯催人

早该迈上步伐飞快

却如何逃提及你时

心中升腾悲哀


是阴天恰迎来大雨澎湃

是不欢而散打一半纸牌

是说话都眼底含光的你

哭得竟过于畅快


如同苦涩柠檬就此坠入

泪水汇聚成的无名海

竭力寻觅半生无从抹去 永恒的存在

是你行过我生命留下的 鲜亮的色彩


曾为寻向你 在黑暗中

独自往复徘徊

纵使回溯至现在

怎敢将那记忆剪裁?


曾陷泥沼中 痛楚难耐

自问意义何在

原谅无能如我

止不住泪水滚烫涌来


你抵达过哪个远方?

目睹过哪几种色彩?

面庞浮现复杂神情

读取却为空白


你是否也不再心生期待?

也数着每个清晨的到来?

也自称无畏却不敢独自

看一场黄昏郊外


若无法冲散这浓重悲哀

请将一切推翻别重来

好似我根本不曾驻足你 存在的时代

你仍是我生命独一无二 鲜亮的色彩


爱是最隐秘心事

合该藏匿于唇齿

而记忆未懂克制

每每将呼吸屏窒


怀揣的爱曾有多极致

此时便多快消逝

却永在某个心脏深处

谱写首最深情的诗


是阴天恰迎来大雨澎湃

是不欢而散打一半纸牌

是微笑时眼底含光的你

哭得竟过于畅快


如同苦涩柠檬就此坠入

泪水汇聚成的无名海

竭力寻觅半生无从抹去 永恒的存在

是你行过我生命留下的 鲜亮的色彩


评论
热度(34)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