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向真理的无穷道路上,利益与美永亘对峙。

【作词】《终焉》初稿/终稿对照

翻出最早用一个小时摸的版本,和改了一周后的终稿对照一下。


【初稿】

轻启最后一盏灯

几度 低吟却终兮失声

唱个自古情深 叹声天教心违身

却见那剑光凛冽处还生冷


流目间恰是惊鸿

提笔 绘下眉间妩媚红

轻嗔旋即转身 摇落身后众缤纷

昔日散尽只不过阵微风


也曾奔走世间纷扰终落得遍身烟尘

向来回首时却独见暮色已深深

若本该是娇娥何故偏生了男儿身

恐将谁名姓烫作伤痕


阖上了闲庭朱门

抬首 碧落间月色正沉

所料怎及转瞬 只道世事太荒唐

豪声作他戏言也成了碑文


几重心事几种眼神并血尽朝喉头吞

情到卑微处却最是难以去启唇

是谁假戏作真 恍惚也成了戏中人

怪他戏文嚼得太熟稔


也曾奔走世间纷扰终落得遍身烟尘

向来回首时却独见暮色已深深

若本该是娇娥 何故偏生了男儿身

去时如春梦了无痕


【终稿】

点明最后那盏灯

掠去 昔日光华与绮梦

簪轻颤 颜未改 曳开孤影有几重

但见剑端萧瑟处犹然生冷


流目间恰是惊鸿

尽收 人间姹紫与嫣红

故轻嗔 旋过身 从容摇落这缤纷

却不闻断井颓垣遍生枯梗


也曾奔走世间纷扰终落得遍身烟尘

向来回首时却独见暮色渐深深

若本该是娇娥 何故偏生了男儿身

嚼碎终生浑沌懂三分


阖上闲庭重朱门

抬首 碧落间月色正沉

所料怎及转瞬 只道世事太庸浑

豪声三两戏言也化作碑文


深重心事缄默眼神并血尽朝喉头吞

情到卑微处却最是难以去启唇

台上戏竟作真 恍惚也成了戏中人

念他仍是踏不破红尘


也曾烈火缠周身到头不留一丝余温

向来留恋处却惊见梨园空深深

时光薄情以吻 岁月尽头独他一人

不闻不问不认不去奔




评论(2)
热度(4)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