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我想要老了死了歌词能保存几个世纪”

【填词】生命万岁/Viva la vida

原曲:Coldplay《Viva la vida》

填词:初繁言


我曾置世界于股掌之中,

浪潮因我言而汹涌。

而今清晨却只影茕茕,

所及之道,昔日怀拥。


我尝将命运之骰肆意玩弄,

尽饮敌者眸中惊恐。

且闻诸生皆如是高歌,

“先王既去,新王永生!”


方才权钥紧贴指尖,

刹那高墙却直逼胸口。

惊觉我城池伫立此中,

尘埃所筑,顷刻将轰。


听那敲响的圣城之钟,

罗马骑兵歌声撼满山河。

便作我明镜、利剑与盾橹,

异国之域遍布番僧。


何种缘由却无以言彻,

当你离去,忠言不复存——

届时天下由我掌控。


便刮他个凛冽风也狂,

席卷重门迎我登场。

残窗零落,鼓声渐响,

世人难信我现今模样。


起义戎行静列守望——

待我命断匆促而丧。

恰不过傀儡寂然自晃,

却不曾想,生而为王。


听那敲响的圣城之钟,

罗马骑兵歌声撼满山河。

便作我明镜、利剑与盾橹,

异国之域遍布番僧。


何种缘由却无以言彻,

当你离去,忠言不复存——

届时天下由我掌控。


听那敲响的圣城之钟,

罗马骑兵歌声撼满山河。

便作我明镜、利剑与盾橹,

异国之域遍布番僧。


何种缘由却无以言彻,

救赎永不降与我身。

忠言不复存——

届时天下由我掌控。


评论(1)
热度(6)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