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我想要老了死了歌词能保存几个世纪”

【诗歌】迟暮

突然泣不成声。


眼睁睁儿地,

那刀刃凛冽泯去三分光辉

便由他繁星陨灭罢

周而复始的,不止鲜血——

还有喋血者的孤独

百朝少年气

教淋漓夜雨洗尽

目所及处,行卷过

十里黄土

摇摇晃晃,而未踯躅

老狼迎来他第无数个

年少的迟暮

只手扣紧留声机的转台

余音消散在

过于宁静的山谷。

评论
热度(2)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