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向真理的无穷道路上,利益与美永亘对峙。

【随笔】京城呀——

【很久前一个语文作业的小结尾,暗搓搓搬过来。


我以目光描摹过这院中的一切——

那么独特的存在。

不远处即是灯市口儿,熟悉的鳞次栉比,熟悉的嘈杂热闹。

此间的片刻幽寂与素芳,犹存的古韵,便显如此难得。

而这两者的共存,想来,便是这京城最独到之处吧。

她也新,她也旧。

她大厦与胡同儿安然共处,她地铁站内赫然古典装点。

如我者于外延生活了太久,见惯光鲜,而今回归到“京城根儿”本身,却又恍然大悟。

某种意义上来说,式微自有,他们却不曾泯灭。

当朝阳抿着第一滴微末晨曦唤醒胡同,那干脆的京片子便也响了,那肃穆的门环儿便也亮了——从未变过。

纵外界如何,她仍如故。驻足闹市中亦不在乎,蜷在四合院中,跻身胡同儿道里头,随着岁月长河摇摇摆摆着流,待着你去把那朱门轻叩。然后听声轻轻的“吱呀”,也似躬身相邀。

说,久等,您可来了。

是为京城。


评论
热度(4)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