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繁言

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诗歌】诗人不再写诗

文/初繁言


诗人不再写诗

他早已丢了他的酒壶

在这遥远而颠簸的道上

空着手

瑟瑟发抖

梦的行囊早都空了

却醉了一路


他忘了一切

遥远的传说无消追溯

黄昏散了

诗人倦了他的眼眶

眉睫扫不尽尘埃

任鲜血把它们染个鲜红

不见笑哭


诗人提前谢幕

没了他伟大的征途

他高擎着革命的大旗

喊破了喉咙

无人与战

风声饮尽孤独


诗人走了

诗人转身就走

诗人被大旗绊在脚下

只在夜里蹑足

评论
热度 ( 7 )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