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向真理的无穷道路上,利益与美永亘对峙。

【同人】九宫格游戏-龙牙篇

全文请走http://weibo.com/3190565520/E6BJQepO5?ref=collection&type=comment#_rnd1475687236033

无CP向

主角:乐正龙牙、洛天依

文:初繁言



60:00:00

还未待得洛天依能够睁开眼睛,却是早已被周身无形升起的肃杀之气所包裹。无来由地,她一阵虚软,不受自己控制地跪倒在地。

“不远千里之客……你,终是来了。”

半阖目间,视野之内皆为混沌。未能探得声音所来之处究竟何方,那清清亮亮的一句却好似埋了无尽的幽深,有若井底最深处一潭最透彻的水,相隔甚远而来且直直地打在她心底里头。恍惚间竟也像当真是,期盼了许久。

她竭尽所余之力,双肘撑地,缓缓站了起来。继而颤抖着眉睫,张开了眼。

打量周遭,分明是一座业已荒废的皇宫内部。昔日盛景好似犹可见,依稀仍能描摹出柱子上雕刻的巨龙的轮廓,然而成堆的余烬又或灼尽火焰后末梢的鸦黑色,又是极尽可怖且荒凉。远远地,她也确能眺望到出声者朦胧的影子。

“你是我要见的最后一个人吗?”

她步履缓慢地行向那人,语气中又卯足了劲儿的坚决,似是蓄意要给心底平添几分勇敢一般。那人不应,却先些许戏谑地轻笑一声。

“你是我要见的最后一个人了。”

无以猜透此言背后究竟是为何意,她仍行,一片死寂中唯有赤足与地坦诚接触的轻声。


45:32:08

不知行了多久,她终得以全然打量那人。

身子半倚在几节台阶末端业已残破的龙椅之上,玉玺般的碧绿色眼眸中气势却丝毫不减。半含捉摸不透的笑意,凝视着眼前的姑娘。半边乌黑半边雪白的长发垂至肩后肆意散落,龙袍宽袖微微挽起,露出一对儿清瘦到惊人的腕子,兀自把玩着一套黄金酒盏。

“如你所见,此地仅空余我一人,且此后也终将永远如此。”他收回目光,不再看洛天依一眼,而似是仔细地打量起了酒壶盖顶端精雕细琢的花纹起来。

“如果我没猜错,此处该是……皇宫?”语气中略带犹豫不定,洛天依抬步行上台阶,一节又一节,以与那人平视,却仍无以削减那人周身磅礴的气势,逼仄得她刹那间喘不过气儿来。

乐正龙牙似是没听见,如同一个敬业的工匠般,开始专注地拿捏起了壶把,许久许久。洛天依便也那般僵直地站着,空气中无来由的寒流萦绕使其脚尖也渐然麻木。

终于似是已然疲倦,他抬指将酒盖轻轻撩起,把酒壶凑到鼻前,轻嗅。

“朝廷动乱,盛世倾塌,妻离子散,唯有孤王如同被遗弃在冷宫中的怨妇般,永世守着冰冷决绝的废墟。青史所载千年往复莫不如此,岂非也太过无趣。怕也唯有这美酒,仍荡得起几分水纹罢了。”

继而取了酒杯来,缓缓斟酒。

“可愿与朕共饮?”


23:38:09

刹那间一切陷入沉寂,唯有酒液相触的轻微水渍声。那酒杯却好似永远续不完一般,空气凝固着。

洛天依确是在犹豫。她回想起了在从前的九宫格中,曾所遭遇的一切故事。全然不同的异次元世界,不知何时轻易许下的承诺。

抬眸望见乐正龙牙眼中被戏谑所掩盖的几分凝重,她默不作声,紧握的拳中纤指却慢慢渐次展开,终于抬起臂来,向他伸出手去。

他不动声色,倾正酒壶,把酒盏递到洛天依手中。她垂眸望去,却发现——

酒盏中的酒一直都是续满的。

有别于她心中所料,什么都没发生。


20:17:25

“远客,我看到了你的眼睛。”

突然,乐正龙牙立起身来。轻抬首,双眸却直直地望进洛天依的双眼,望得她心下不由一颤,望得她似乎瞬间通身动脉静脉直至毛细血管的每一滴血液,皆凝固结冰。

他开始向着她缓行。

“我看见你的眼睛,同我一样的颜色,同我一样的自信,同我一样的恐惧,同我一样的……懦弱。”他忽而轻笑起来,眼角一对泪痣轻泛起,朦胧间竟有若泪光般。

“说来可笑,我在你眼中看到了我。年少有成,春风得意,凌云直上,意气风发,却又稚气未脱,心智未开,说到底,终是不够……决绝。”

此时他离洛天依止二三步之距,未再向前,却是绕着她开始缓缓踱步。

“你可知我,”他轻摇酒壶,言中三分戏谑七分涩苦,“七岁立太子,十二称帝,十七岁起手握实权无以匹敌。说到底,终是落至这般田地……”

“你可曾也听闻过他们的称赞,钦佩膜拜之情如滔滔之水雄浑不尽奔涌而来,最是要教人迷失于这美好的乌托之邦,然而说到底却仍是以己之所见渲染而成的独一人世界罢了。”倏然侧首于她耳畔,轻声道:“可若要打破这面虚幻之镜,你且去看,看看他们的眼中,望进他们心根底里,教他们心尖都要颤栗那般。那一对对眼目中分明是书满了不信任不信服不信笃,孩童竟也能成事,竟也能凌于我等之上,滑天下之大稽!”

直至最后一个字眼,他竟是已然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那说到底又是如何?”骤然间,他眉目竟也再度柔和下来,仿佛方才一切未曾发生一般,“那原本也是自己的过错,瞧瞧那副寒躯怎能担得起偌大的重负,你本就不应属于这里,那些强加与你的冠冕,又怎能戴得起!”


15:41:23

“可愿共勉?”

他举起酒壶,轻挑眉,向洛天依示意。

洛天依旋过身去,回望进那对同她一样颜色的桃花眼——

其中布满了凛冽。

“不愿。”


15:39:20

一片死寂。

乐正龙牙仍是挑着戏谑的眉,仿佛是一位父亲在看向她倔强地刚刚宣告决定绝食的五岁小女儿。须臾,洛天依缓缓开口。

“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道路,那么即便铺满荆棘,即便饱受非议,即便可能终是要身败名裂,我仍是要走下去。

“长此以来,唱歌一向是我的梦想,就算一路走来这么些年饱受摧折,它还是我的梦,从来都没有更改过。

“你所言的冷遇,我又怎么会不知?然而我始终是怀着这样一颗理想过头的心,坚信那之中更多的是温暖。真实也好,虚幻便罢,若当真是一面双面镜又何尝不可。

“对不起。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我有着你眼中的颜色,我同情你的遭遇,但我——始终与你不同。是以我必将大声对你说出——

“我必将永远都不会同你一般,落入这般的境地!”


09:17:34

眼前的一切开始陷入朦胧。

洛天依慢慢闭上双眼,展开双臂,似是要去坦诚拥抱那早已注定了的结局。

在最后一瞬间,耳畔还回响着父亲抚摸着小女儿的头发时的轻声叹息。

“真是,天真的孩子啊……”



她再度置身于一片嘈杂之中。

其实本无需睁开眼,洛天依早心下明了,她已返回到了现实世界。

“可玩得尽兴?”远远地,魏兴歌伸出双手,向着她走来。

她只笑而不语。“极好。下周的演唱会,现在安排到什么进度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然学会了何以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

“我看看,等下我去拿下策划表啊……”

她转过身去,遁入自己的休息室,隐没在一片黑暗之中。



评论(2)
热度(3)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