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我想要老了死了歌词能保存几个世纪”

【随感】我的诗心。

娱乐无罪也好,新型表达方式也好,“恕我无法认同,恕我至死无法认同”。

有些东西,理应是永远收藏在心上,“妥善安放,免其苦,免其惊,免其四下流离,免其无枝可依”。

是琉璃,纯净至极却又可泛出万泽光芒。

是的。正如他们所说,不是一段话换个空格就叫诗,不是所谓别样风格就能掩饰文采的低劣。蓄意营造生硬的氛围,还美其名曰是用个性化的方式诠释独到的含义。

我无意妄言诗性已死,只是它仍是底线。不可触碰不可亵渎的那条。

洗涤灵魂。我始自在用这个词。“客心洗流水”,莫过于此。

诗是洗人的。在我心里高过一切其他形式文学千万倍。

于是,不容半点污点。

如同一个无比崇敬而顶礼膜拜的人,此时再去拉绯闻再去恶搞,也显得无趣至极。

于是,我仍读诗。一句使人惆怅许久的“我醉欲眠卿且去”,一句令人热血沸腾的“生子当如孙仲谋”,一句道尽万物的“唯见月寒日暖,来煎人寿”,一句宽慰心魂的“此心安处是吾乡”。

都是珍宝。

我一直坚信文字是能使人广义上地达到高潮的,而诗歌是最快捷的那种。

短短的几个方块字骤然映于眼前,刹那间脑内一片空白,或是心跳加速,自觉双颊微烫,或是再度紧闭双眼,无言而泪。

如此种种,皆为诗之谓境界。

彼之同人圈,义愤填膺者比比皆是,高举尊重原著旗帜满首页呐喊拒绝仅把我们的伟大原作以那几个已然频繁到乏味的梗强行概括。

只是最后,到了所谓团结的时刻,所有人似乎又都跳出来了,奇文妙图目不暇接,观者亦无不心动。

然,有人来顾着诗吗?

谁知有多少人是否会玩了梗,继而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我是说,所有可能诞生的初心,莫不是早已泯灭了?

精妙到令人拍案叫绝的千古绝句,最终也化了一句咒骂,“这诗真TM难背,XX写的什么JB玩意儿”。

听到这种话不下四百五十次。

我说我拉黑所有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说成房地产的人。

我说我拒绝与所有认为顾城是一文不值垃圾人渣的人交谈。

我说没错,我就是要神化诗。

兴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那条底线,一如看到雨狸老师的歌词被二改后那段肺腑之言。
“怎么就没人懂得,我们是有心的呢。”

更恰巧的是,在这个快到疯狂的时代,乱飞的流行语之简单粗暴似乎也成为了人们的日常。

如此“智障”“婊”“渣”这种词可以直接套来随便用了吗?

所以任它们来吧,矫情也好绿茶婊也好。

本文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至死捍卫诗歌。

评论
热度(9)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