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我想要老了死了歌词能保存几个世纪”

【同人】战归(金剑/双王)

B萌我闪惜败各种不爽。只好随手给双王发块儿糖咯。


文:初繁言


阿尔托莉雅从未见过那样的他。

他远远地走来,旁无他物,只是金色的盔甲相撞时而发出清脆的声响。然而她却能感受到,似是有一阵刺骨的寒风也随之而迎,裹挟着细小的冰粒疾疾飞来。她还看不清他的脸,却能感受到其步伐间少有的沉重。

印象中的每一个他,似乎都应通身散发着闪耀的金灿灿光芒。神明降世自应日月同辉,何其耀眼,逼仄那凡人无不由心仰慕之。

记忆中的他每每归来时,便会微微将那双酒红的眼眸压得狭长,里面分明装的是之于敌人的满不在乎与之于阿尔托莉雅一往深情。继而,勾起一个深深的笑容。令人骤然间太渴望意欲臣服于他。

可造得宇宙洪荒,辟得天地乖离。无往而不胜的,英雄王。

只是而今……

他走得更近了些。阿尔托莉雅心底不由得一紧,连呼吸也突兀地急迫了起来。

她并没有看错。那人每一步都走得坚定,走得沉着,却始自是少了往日那浑身散发着的王者之气,近乎狂傲的自信。

吉尔伽美什的眉间第一次,不复荣光万丈。却只是微微颔首,看不见神情,通身极其阴沉。

那般凛冽的气息愈发近了。极为浓重的血腥味扑入阿尔托莉雅的鼻中。其中有他的。

纵她亦是久经战场的骑士王,却也不由心尖猛地一颤。

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在无意识间,竟只是怔怔地站在原地,双睫微颤着注视着他。

然后突然被拥入一个深深的怀抱。

“阿尔托莉雅。”

他只是那么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里面却透着掩藏不过的疲惫。阿尔托莉雅心狠狠地疼了一下。

“我……”

没来由的慌张使她似是本能地伸手捂住他的嘴。

她想,她这辈子听不得那人说出“输”这样的字眼。原在未察觉时已紧蹙的眉也渐缓下来,轻声道:

“没关系,不是……还有我吗?”

“接下来的荣光之路,便让我代着你一同,走吧。”


【FIN】


(顺便表白昨日吾王在B萌中战绩辉煌√



评论(3)
热度(37)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