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繁言

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同人】共舞(龙墨)

CP:乐正龙牙×墨清弦

文:初繁言

 

她眼中盈着浅浅的笑意,唤他的名字。

在回首的那一瞬间,他竟也走了神。只是兀自注视着她,始自移不开眼。

下意识地,他联想至了旧日曾听闻的那古老的传说,诗卷中深色墨痕字句镌刻下的女神般的存在。未尝身披圣光,却仍使得他骤然有些睁不开眼。

如同双手掬着满满一捧的星河,荡开无声的涟漪。她踏着莲步在这舞池之中,缓缓走来。

四目相对,似乎片刻间这时光也顿时变得浓稠起来。

下一曲恰到好处地优柔,身畔的人们也又开始随着节奏缓缓起舞。脚步声、谈笑声、酒杯相碰声细小嘈杂却又尤为清晰。

她走至龙牙的身畔。他回过神来,得以再度打量着墨清弦。裙子很适合她。繁复的紫色蕾丝层叠交加,闪耀的如同星光缀饰其间。尤与她一头深紫色的蓬松长发相衬。

她稍抬起头。

『回过神了吗?』嘴角旁的一对酒窝若隐若现,语气中的戏谑与娇俏不言自明。

他微微勾起唇角,却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

继而后退一步,深深躬下身去,昂着头注视着她的双眼,低沉着声道:

『如此良夜,不知墨小姐可有雅兴与我共舞?』

她一愣。然而望着眼前这男子如此一本正经的模样讲着文绉绉的话语,还是不住轻声嗤笑出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即刻收了回来,只留一个恬淡的微笑,如是回应:『荣幸之至。』

话语刚毕,即刻旋过身来,龙牙顺势攀上她的纤纤细腰。

舞,起。

随着音乐的节奏轻轻踏着步伐的同时,她微微仰着头看着此刻正拥她在怀的男子。黑白分明的发色格外引人注目,于是修身的黑色西装与黑衬衫与此也意外地完美相配了起来。

心中慢慢想着,一股奇异的幸福感也渐然发酵升起来,直至不经意间双颊上微微染上了浅红色。

似是察觉到了她的异样,龙牙轻笑着问她:『想什么呢?』

流转的双眸顿时闪过一丝微光,墨清弦轻挑眉:『领带太丑了。』继而似是示意性地,目光投向那条浅金与银白细条相间的领带。

龙牙自然心知她不肯说实话,却也三三两两猜出了些什么,将手臂收得紧了些,轻声附在她耳畔道:『下次换深紫色那条好了。』

如愿以偿地看到她似是露出了轻微的窘迫且羞涩的神色,龙牙心情甚好,不由稍稍加大了舞步。

须臾,乐曲已罢。

『下一首,准备好了吗?』

这次,是未待得她来回答,音乐再度响起。轻快而稍显急促,旋转的过程中只见得她裙摆也飞扬起来,在空中打着旋儿,如同渲开了一片的星海。

如此,方称之为翩翩起舞。

二人已顾不上谈话,只沉醉在这舞步之间。恍然间,龙牙似是也微微阖上了眼,只感受着离自己只寥寥几寸的温热,她轻柔的裙摆不时浅浅地擦过他的腿上。

耳畔的笑声、交谈声愈发响了。气氛亦愈发浓烈起来。

那音乐声还未止,却渐然更快、更强,似是在攀登着一座雪峰一般,向着凌绝之顶毅然而去。龙牙不经意间望去,她一贯清冷的面孔上也蕴着一种别样的温柔。

舞步快了起来,两人却甚是默契地跳着,未尝有过偏差。

『龙牙……』

乐正龙牙耳边似乎猛然捕捉到她的低语,略有些惊喜地即刻看过去,然而音乐声却又响了起来,瞬间淹没过去。节奏也快了起来,于是也忙着脚下的步伐,无暇顾及,然而心里却一直记着。

——一个漂亮的和弦音,全曲终。

龙牙将手臂缓缓收回,继而手牵住她的柔荑。

 

夜还深长。

 

FIN.

 

(此处可脑补20W+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评论
热度 ( 10 )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