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我想要老了死了歌词能保存几个世纪”

【听V曲有感】《孟姜女》

《孟姜女》——秋风来兮
文:初繁言
(以Vocaloid歌曲镜音铃演唱《孟姜女》为脚本,不擅长叙事的失败产物,看着玩就行)

 

给你讲个故事呀。

 

秋风起了。
风中弥散着稚嫩的哭声。承载着新生伊始的悸动,似是在宣告些什么。
朦胧中只记得那日,瓜香氤氲开一院的芬芳,泄出一地清甜而久久不去,便是如此萦绕着她。
“从瓜中诞生的孩子”,他们如是称呼。
后来啊,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春来暑往,季节几经流转,孩婴也化了少女,伴着一个坚定的眼神。望向另一双眼,无言地说邂逅。她说,原来那男子即是她的归宿。

 

秋风转凉。
一如她的心情。金戈交错的咔擦声间,他骤然间走了——,不,是被抓走了。
听说,是被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
北方山脉何其遥远,凭一双漆色瓜仁雕成的眼怎能望彻那煎熬入骨的冰寒。而记忆中男子的面容亦不曾模糊。他们只是说,他去完成一项空前的伟业。
世人皆称那东西为“万里长城”。

 

风愈发暖了。
年复一年,她依旧在闺阁中空待着一场终是不可能完成的归程。惟独能抚慰自己的,不过迎面扑来的一阵阵风。
“仿佛是被你拥抱在怀中一般呐……”
她依旧等,说自己等得来十年。说彼时的生活定然会更美好。说……
那时的她定会爱他更甚几分。
那再卑微不过的,颤抖着双眼向上苍祈求般的话语。

世人皆说凭借那伟业,只消累积其石块便能将万千匈奴防御出去。世人皆说,人们日夜浸润在长城城壁的恩泽之中。
然而更多人说,那长城畔累积起的只是太多、太多的尸体。
而她亦已然下定了决心,北上而去。

 

北风好冷。
天际鲜妍的夕阳染红了那长城的脸颊,放眼望去是数不清的人头攒动,四处冰冷也掩不住向鼻稍蹿的漫天血气。
她脚步向前,向前。放眼望去,却再未找到那印象中的身影。
“呐?怎么了?不再等我了吗?你在哪里呢?”直至突兀的一声传入耳中。
——“他……睡着了。”
“在这里。”

 

就在那一瞬间。
行囊中承载的十年闺怨已是太重。又被那有着些许无奈的一言瞬间刺破。一切都倾泻了出来。
哭声再起,愈发猛烈,渗透着一种难以言尽的绝望。恍惚间竟让人想起二十余载前的那声啼,划破了这沾染着多少鲜血的天空。
泪水蔓延入大脑,她哭得忘了天地。她的世界中的一切都骤然倾塌。
继而是长城。
身畔的哭喊声也麻木得听不见,一双眼似是呆滞却又有所寻地四处眺望。直至聚焦在一个地方。
终是溢开一副惨凉的笑容。
“啊……终于……再次相见了啊……”

 

秋风又起了。

评论(2)
热度(6)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