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向真理的无穷道路上,利益与美永亘对峙。

【填词】UNKNOWN MOTHER-GOOSE

原曲:wowaka

填词:初繁言

调教:Creuzer

演唱:初音未来v4c

地址: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530574/


请听我说,无意义的爱的原则,

究竟该会是何种颜色?

诸多抉择,脑内渐次叠加重合,

以无垢声音悄然尽诉说。


拥紧束裹,满沾爱意后被覆没,

未敢说不过是虚幻光泽。

保持静默,于滚滚洪流中独自坐;

“至高极乐”?又或是,“盛世寂寞”!


刻意消磨,听凭身后千人复刻,

所谓“庸碌之辈”恰是最平淡的我;

往复重播,毕生只听独一首歌,

紧捂双耳来假扮堵塞。


交由你来,将这爱的定义言说,

那么心中谜底又该是若何?

双眸紧阖,竭力与身外两相隔,

丧钟为你高奏敲响就在此刻——!


遗弃的童话,在思绪的沟壑,仍反复地响彻;

即将离析崩塌,还要嘶声高歌,任舞步乱交错。

请你放任我繁杂的情感在心底自相缠扯,

还听由泪水将这副残破不堪的身躯肆意吞没;

那空壳深处最歇斯底里透彻骨骼的叫嚣声,

怎教我沉默!


这份爱,也曾怀拥过虚无的隔阂;

可却仍在,某段岁月尽头永久响彻。

倾听我,这首溢满不尽思念的歌;

重蹈覆辙,甘为你演这场华丽落魄。


就在此刻,求求你双眼看向我!

就在此刻,求求你双眼看向我!

我听见身后风声,打我未战即败的面容前席卷过。

就在此刻,求求你对我说爱我!

就在此刻,求求你愿意说爱我!

求你,别让我离去背影都显得太脆弱——


现在,我们探讨起爱的命题,

几度辗转迂回却难将谁拎清?

剔除冗余,个中机理得逢天地,

却在阳光倾泻时紧蜷在角落里。


滑稽至极,爱的颜色无从界定,

只知,眼底写满的名字都是你。

烙满孤独,却也难将这道褶皱抚平。

若无这颗心,何来存活意义?


心间塞满寂寞,又或不管不顾一切逃脱,

是否也算得好过?

(愚人自欺)

撕心裂肺若演不够,不如就此残喘苟活——

掌心温柔早已萎缩。

(天经地义)


纵是你也无从摆脱,囿于此间举手无措;

任凭泪水浸透心窝。

(歇斯底里)

若你也曾匆匆行过,便镌刻在每株花朵,

这天地眉目间载满的分明是不舍!


这份疼痛感,渐安顿于平淡,趋近习惯必然;

可那繁杂情感,仍在往复循环,脑内不住紊乱。

若是跌宕起伏的欣喜终将落入无味的黯淡,

若是悲哀与叹惋辗转千回仍是不肯放弃纠缠,

若是故事终将以这等无趣的命题作为开端,

我该怎么办?


告诉我,该如何与这世界陷入爱河?

早已跨过,世间每一处颠簸与沉疴。

听见我,这首写满不尽爱意的歌,

勿要退缩,来看见这个最是坦诚的我。


就在此刻,你的祈愿该是如何?

就在此刻,你的期盼该是如何?

这支离破碎的心,在看到你的时候也绽放出鲜活;

就在此刻,求求你双眼看向我!

就在此刻,求求你双眼看向我!

只因,那是唯一能点亮我的一盏灯火——


现在,我也不会再次逃避;

坚定伫立将我心意传递。

堆满心底,是我满载爱的话语;

谈何畏惧?梦将就此延续。


请听我说,无意义的爱的原则,

尽数都被这首歌一一诸托;

恍然间不觉已是沦为传说,

直至故事终末再度落回缄默。


评论
热度(15)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