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繁言

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随感】关于北岛先生

北岛2012年中风后 曾尝试针灸和电击刺激语言能力

关于北岛,之前这个新闻对我的触动很大。

“曾留给当代文学史最具反抗姿态和献身激情的诗人,如今已褪去时代赋予的英雄标签,逐渐步入自己生命的老境,面目平静,谈吐缓慢。”

我不敢想这句话到底能有多令人心酸。

这也大抵就是为什么我觉得《烈火灼冰》中,C段必须存在。“那黄昏都散了,徒留屠龙者,剑稍上折射,无尽暮色”——醒醒,你的黄金时代,早都死了。

更令人心酸的是——

“那也无所谓了”,英雄说。

否则它可能就是真的,如有些人用到的词,很中二了。

正因消亡,才要呐喊。

正因雾霭既去,才想将它唤醒。

评论 ( 1 )
热度 ( 34 )
  1. 菊花猹初繁言 转载了此文字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