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繁言

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两三年前很是欢喜一个我国十八流末小作者,写小公众号的。得知她,也来源于一个当时重度抑郁症的朋友。

她的文字也好,当时那位朋友的朋友圈也好,满满的,闻不着人间烟火气。她写脱离体制,写文艺作品,文字里流着曾饱尝的贫穷,又时刻在兜里揣着小资情调的香囊。而我的朋友,一发便是洋洋洒洒千百字,有的是哲思与艺术。我固隐约记得她经历过什么,便也晓得她的苦痛。

两三年过去了。那位作者写过标题颇有咪蒙风骨的10W+,文章被知乎看客热议过,在答案最后挂过二维码。近些时日,时常在知乎首页刷出挂着她头像的关于当红明星的文章,读至最后,“由工作室成员供稿”。

我的朋友也从抑郁症中走出来,朋友圈里不再是弥尔顿尼采黑塞圣经,取而代之的是表情包,自拍,跟热点的段子。

而我真正为她们感到高兴。

评论
热度 ( 7 )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