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繁言

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literature频频读到的法庭梗真是太带感了——

“我在脑内,早已给他下了死刑。”

评论
热度 ( 3 )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