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我想要老了死了歌词能保存几个世纪”

死气沉沉的木本无趣;正是将它付之一炬的烈火,赋予了它无与伦比的价值。

评论
热度(2)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