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我想要老了死了歌词能保存几个世纪”

喜欢听最精致最华丽最剔透的玻璃容器碎落一地的声音。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生生毁给你看”

评论
热度(8)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