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繁言

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写永生时是什么都没想的。

用词,句式,深意。

只是信手道来。

问题还是有的,只是而今再也写不出那样的文字了。

“任白马倥偬,是它永不落魄。”

评论
热度 ( 4 )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