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繁言

哲学是骨 艺术是血
文字是副好皮囊

【摸鱼】诡异的光

一个半小时。


可是有一丝微光骤然掠过

照亮谁人深处几分颤动魂魄

肝胆愈炽热,心下愈艰涩

当不曾想,而今掌中偌大鲜活


碗中凉璧剖至半白最贴妥

陌生触感未至反先溢漫唇舌

指尖也迟疑,步履也踌躇

笑意隐隐,炉底暗伏汹涌烈火


当是荒唐一场大梦蹚过

醒后繁枝末节无人记得

彼时掌中陌生腥涩

此番竟也典来闲暇半刻


等候跃满几双抖擞眉色

也似炉下焚烧不尽烈火

扑面浓郁刹那喷薄

而张皇悄声将意识尽淹没



眩意攀上心房渗入骨骼

遂也忙邀馥郁盈满鼻中辽阔

目光愈赤裸,心神愈忐忑

却只心愿,岁月步履莫要相迫


碗中凉璧剖至半白最相合

陌生触感争相涌入以溢满唇舌

进食也匆了,交谈也盛了

笑意盎然,不闻炉下烈焰毕剥 


当是荒唐一场大梦度过

醒后个中歆然徒留轮廓

彼时经年他所独奢

而今竟也状似唾手可得


缄默浸透空气骤然落寞

遂也忙离盛宴身后夜空辽阔

适才复燃柴中烈火

却见它眼中光芒诡异色泽


评论
热度 ( 2 )

© 初繁言 | Powered by LOFTER